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高考资讯

委员建议高考取消英语,顾明远、张连仲两位教授表示反对

来源:www.fzhxgk.com      发表于:2021/3/9 11:28:35

  关于高考的话题总是牵动亿万人心。2021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九三学社中央委员许进建议英语等外语课程在义务教育阶段不再设为与语文、数学同等的主课,不再将英语或外语设为高考必考科目,一石激起千层浪。
  顾明远:不赞成高考取消英语

  教育家、北京师范大学教授顾明远表示,在当前国际化、全球化的社会,外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他不赞成高考取消外语科目,外语不能退出高考。但高考外语科目采取社会化考试、等级考试等新方案,一年多考,是完全必要的。


  2012年国家教育考试指导委员会成立,顾明远是初届24位委员之一。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全面深化改革决定》提出探索外语等科目社会化考试一年多考,如今时隔8年,顾明远仍表示,他完全赞成。
  “我完全赞成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中讲到的高考改革内容。不是让外语退出高考,而是应该用等级而非分数作为测试标准。学生可以进行社会多次考试,获得水平等级。高校录取新生时,可以根据专业的需要制定外语等级的要求。这样就不至于分分计较,也不会因外语一科成绩而损害学生的总成绩。”
  “90分和91分有什么两样啊?但考试成绩出来,一分之差可以排队排一操场。”顾明远举例说,“比如考古专业、古文化相关的专业,有四级就可以了,对外语有要求的专业可能就需要六级。”
  对许进提出的降低外语在教育、考试中地位的建议,顾明远不赞成。“我觉得外语还是需要的。现在是国际化、全球化的社会,国际交往很频繁。我们看农村里头农家乐,外宾来了也得讲几句外语。我觉得外语还是不能退出高考,高考取消外语我不赞成。”
  许进认为,英语学习耗费了学生和家长大量的精力。在顾明远看来,由于汉语语系与英语等外语科目语种有较大差异,中国人学习英语等外语比较困难,“但还是很需要的。”
  顾明远指出,初高中阶段英语学习占用时间较多的问题,也要和其他问题联系起来看。“我们要因材施教,尽早培养学生的专业兴趣、专业志向。有了志向就可以进行选择了,如果选古代史、考古之类专业,外语上就可以少花一点时间。高考有个指挥棒的作用,应该把考试跟学生的专业、爱好都联系起来。”
  事实上,“高考取消英语”早不是新鲜的话题。近年来,不断有人大声疾呼,提出类似见解,这其中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也有教育名家、教育部前发言人、网红教授,几乎都是教育领域的“大咖”和专业人士,每次都引发热议。
  已是91岁高龄的顾明远说:“现在学生的外语水平比过去好多了。过去的学生外语普遍不好,有很多专业非常优秀的,经常被卡在外语上,录取不了。高考外语要改革,还是应该从专业的要求来考虑。”
  张连仲:全球化时代,英语教育更应加强

  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教育部义务教育和普通高中《英语课程标准》研制组兼修订组核心专家张连仲表示,外语能力是现代社会人的基本素养之一,英语教育应加强,小学开设英语课程也是明智之举。同时,张连仲也坦承,外语教学和学习有其特殊性,要尊重学生的学习规律和特点,研究改进教学和评价,提升所有学习者的学习体验和能力塑造。



  “小学开设英语课程是明智之举”
  “每年两会上,英语这门外语和基础教育英语教学问题几乎都受到特殊关注,令我们这些从事此工作的  老师和研究者感到光荣和压力。”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张连仲表示。
  对于改革义务教育阶段英语的必修课地位的建议,张连仲持不同看法,他不认为英语在一定时期内会成为选修。
  张连仲表示,外语是全球化时代人类交往需要的重要工具,各个国家都需要了解不同国家和文化,外语能力也是国家竞争力和发言权的重要标志。与此同时,基础外语教育承担着提升全民外语能力、培养高端外语人才的重要任务。
  21世纪初,教育部决定自小学三年级开始开设英语课程,至今已20余年。张连仲在研究中发现,我国20年来的小学英语教学让近亿的城乡孩子开始接触英语,对开阔学生视野,培养语言应用实践和学习能力、文化意识、思维训练,特别是情感发展等起到良好的作用。“这个决策和二十年来的实践,让中国在全球化、信息化时代,在国民综合能力培养的外语能力方面取得先机,有长远的意义和作用。”
  张连仲认为,随着我国不断加大开放和国际交往,随着网络时代来临,信息技术和人工智能翻天覆地地改变着人类生存的时空,外语学习,特别是英语学习的重要性更加明显,它可以影响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在国际上的话语权和话语力,“从这个高度看,我国小学开设英语课程是明智之举。”
  “全球化时代、更加开放的中国、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设是中国对更美好的世界的理念贡献,更需要我们的年轻人能够用有效的工具,与世界各国人民交流,介绍中国的文明、观点和解决方案。”在张连仲看来,我们目前在世界各种场合的交流表达能力还很不够,外语教育更应加强。
  外语不仅是工具,更有其育人价值
  据媒体报道,全国政协委员、九三学社中央委员许进提到,英语教学课时约占学生总课时的10%,但英语只对不到10%的大学毕业生有用,成果应用率低,课程设置不普惠。
  张连仲认为,中国的开放会让更多的中国人在不同场合、跨时空与世界人民直接交流。“这种交流的机会和可能,超越了现在以某种工作的专业需求来计算外语学习是否有用的理解。”张连仲表示,学外语有利于了解世界、学习先进文化、提升新时代民族素养,也有利于每一个公民的自我全面发展和心智健康成长。
  与此同时,外语教育改革也一直在推进中。
  二十年来,张连仲参与了教育部义务教育和普通高中英语课程标准研制和修改,担任教育部审定通过的《新标准》高中英语教材副主编,也参与了教育部考试中心公共英语考试系统的研制、教育部国培计划各类外语教师培训项目等。
  张连仲注意到,全面课改中,基础教育外语课程体系和课程标准的研制体现了对外语教育认识的进步。“外语教育的育人目的更加明确,通过外语学习,让学生在语言学习能力、思维能力、文化理解和鉴别、人的情感态度价值观等方面有体验、有锻炼、有思考、有成长、有坚守。”
  张连仲认为,在当今世界飞速变化的时代,各种思想碰撞,国际间不同国家合作与竞争激烈,更需要教育能够用正确的价值观和世界观武装下一代,“在介绍外语传递的文化和外部世界的同时,让学生通过比较、欣赏、鉴别、借鉴、评判等学习活动,提升对祖国文化的认知、认同和热爱,提高在文化语境中平等、理性交流的能力。”
  教育焦虑需要全社会的反思
  据媒体报道,许进在建议中指出,现在孩子和家长在课外英语培训方面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和费用,为了上重点中学,很多小学生取得了相当于大学英语4级考试或者更高级的英语考试证书。
  张连仲坦言,目前各种教育中“内卷”的现象和行为还很严重,社会对竞争的理解、对未来发展的焦虑体现在教育上,为应试形成的不符合教育理念的操作和招数仍很普遍,造成各级学生压力大,影响身心。“这是整体教育和整个社会都应该反思和调整、纠正的。外语教学是其中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
  张连仲表示,外语教学和学习有其特殊性,因而在学习中,对某些人在某些阶段确有挑战,“对此,我们要尊重学生的学习规律和特点,积极面对问题,研究改进教学和评价,提升所有学习者的学习体验和能力塑造。从这些方面审视,我们的课堂教学效率和效益还有巨大提升空间,日常教学中的测试和应试还有很多明显问题。教师的语言教育观、自身语言应用、教学能力都需要不断提升。”
  同时,他也强调,以人为本的教育不是要让所有人在所有科目的学习上达到同一的状态和能力。外语学习除了要让学习者掌握一定的外语交流表达能力,也要有利于他们在学习过程中学会学习,培养敢于尝试、充满自信的品格和认识、比较、评价、借鉴的跨文化能力和文化自信。
  附:委员建议取消英语中小学主科地位
  “为了学英语,学生和家长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但是随着经济社会发展,英语真的有这么重要吗?”今年两会,全国政协委员、九三学社中央委员许进建议改革义务教育阶段英语的必修课地位。
  许进指出,在美国,大学毕业生通常能掌握3万至5万个单词。在我国,掌握4千个单词就可以通过大学英语四级考试。为了上重点中学,很多小学生取得了相当于大学英语4级考试或者更高级的英语考试证书。英语教学课时约占学生总课时的10%,但英语只对不到10%的大学毕业生有用。成果应用率低,课程设置不普惠。
  许进通过调研发现,现在,翻译机可以提供包括英语在内多种语言的、衣食住行等领域的、不低于大学英语6级水平的口语翻译服务,技术十分成熟。智慧手机为大家提供的翻译软件,其解决问题的能力高于贯穿义务教育全过程的英语《教学目标》。在人工智能时代,翻译职业位居即将被淘汰职业的前10名。
  “音乐、体育和美术‘三小科’等素质教育课程占比偏低是各级学校面对的实际问题。不再将英语课设置为必修主课,将解决素质教育缺乏课时的问题。学校应该用充足的时间培养学生的独立思考能力、实践能力和创新能力,促进学生全面发展。”许进说。
  因此,许进建议,改革在义务教育阶段由国家投资、全体学生必学英语(外语)的现状。

  “在义务教育阶段,英语等外语课程不再设为与语文和数学同等的主课,增加素质教育课程占比;不再将英语(或外语)设为高考必考的科目;禁止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参加非官方的各种外语考试。”许进说。